电工所首页 | 晚情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生活广角 | 学习交流 | 康寿园地 | 抚今追昔 | 故事篇
故事篇

民族英雄张自忠将军
忍痛大义处决忠勇部下孙二勇
  日期:2006-12-13    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 】  【字体:
 

   通往台儿庄的津浦铁路旁,张自忠的大军在急进。一场震惊世界的大会战就要在那里拉开帷幕。中日双方,它将是谁的奥斯特利茨?

大雨如注。被千军万马碾踏过的土地泥泞如沼。突然有令:停止前进!雨中全军肃立。张自忠身披黑色大氅,策马来到军前。他宁重而气愤地说:“昨天夜里,我军驻扎在田各庄,一个弟兄竟然到民房里去糟蹋了人家姑娘。十六岁的黄花大姑娘呀!日后要嫁人当新娘,如今全毁了。天快亮了,那家伙跑了,可那姑娘肯定地说,他就是我手下的人,现代他就在队列中!”队伍凝固了。

张自忠目光如剑,“男子汉敢做敢当,这事是谁干的!站出来,算你有种!”空气也凝固了。

“站出来吧,你如果有母亲,就想想你母亲!你如果有女儿,就想想你女儿,要对得起他们。站出来,我老张先给你敬个礼。”他的带着雪白手套的右手缓缓举到帽檐边。风声、雨声,却没有人声。“那好吧!”张自忠笑了,笑得很冷,“我只好不客气了。那姑娘说,把那个人的大腿根抓伤了。今晚宿营时以后,以连为单位,全部把裤头脱下来,检查大腿根!一个也不许漏掉,包括我!”

副官说,当时他清楚地看见站在张自忠身边的那个人颤抖了一下。

  宿营后,真相大白了:干下那丑事的人竞是警卫营营长孙二勇。拿走老百姓两把伞的人尚且被处以极刑,孙二勇做下这种事,够死1000次了。谁不知道张自忠将军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?然而,当军法处长请示张自忠如何处置此事时,将军竟足足沉吟了5分钟,才说出一个字“杀。” 张自忠怎能不沉吟?孙二勇曾是张自忠手下驰名全国的大刀队成员之一。喜峰口的长城上,有18颗鬼子的头颅像皮球一样在他的脚下滚过。“七七” 事变中,他率一个半连扼守卢沟桥,与日军一个旅团搏杀。桥不动,他也不动。尤其,他是张自忠的救命恩人。一年前,张自忠代理北平市长,是汉奸们眼里的钉子。一夜,张自忠路遇刺客,担任贴身警卫的他奋身扑到前面。把自己的胸膛做了盾牌。三颗子弹竞未打倒孙二勇,刺客倒自软了半边。

  杀人号又一次在鲁南的荒野里震响。

军法处长代张自忠昭令全军:孙二勇犯重罪,必死。尔后,他问将死的人:有何话说?“我想再见张军长一面。”孙二勇说。

副官把孙二勇的请求禀告将军。将军一跺脚:“不见!”可他端起酒杯的手在微微地颤抖,酒溢了出来。地平线上,台儿庄苍灰色的轮廓隐隐在望。有强风,他的大氅使劲掠向后,线条极其有力。他的战马高扬起前蹄,连连打着响鼻。

当晚,前锋接敌。台儿庄也许已经诞生了千百年,却如同其它小村庄一样默默无闻。这场战争使他永远被人们牢牢地记住。从1938320开始以后的一个月里,台儿庄成了死亡世界。地球上两个最相近的民族,由于一方的贪婪兽性,侵略、欺辱另一方,而导致了惨烈的战争。

一天晚上,张自忠正在灯下看“春秋”,忽然传令兵跌跌撞撞地跑进来,“报,报告军长……他……他回来了。”那小兵一脸惶恐的神色。“谁回来了?”“孙,孙营长。”门开了,走进来的果然是警卫营长孙二勇。他像从另一个世界归来,面容枯槁,头发蓬乱,军衣几乎烂成破布条。他向张自忠敬了一个礼,未说话,眼圈先红了。“你活着?”“我没死。”

原来那天行刑的士兵心慌,连着两枪都没打中要害。他在荒野里躺了一天,被百姓发现,抬回了家去。伤口快痊愈时,百姓劝他逃跑,他却执意来找部队。自始至终,张自忠的脸都沉着。他连下了3道命令。一:“给他换衣服。”二:“搞饭,炒几个好点的菜。”最后一道:“关起来,听候处置!”

次日清晨,副官推开张自忠的门,一下惊黄了脸:浓浓的烟雾像野兽一样朝他扑来。惊骇稍定,才看请张自忠坐在桌前,烟蒂埋住了他的脚。他抽了一夜烟。桌上摊着一张纸。副官过去偷偷一瞥,那上面写着:二勇,二勇,二勇……无数个。

早饭后,张自忠召集全体高级将领开会。会议作出的决定像一声炸雷:将孙二勇再次枪毙。张自忠将军只有一个理由:“我要一支铁军。”“尤其在此时,面对着铁一样的敌军,自各也得是铁。”全体高级将领都认为张自忠的决定是正确的,全体又为这个决定流下了眼泪。部队正在喋血,申明军纪绝对必要,可对于这样一个战功赫赫的军官,甚至在死过一次后又来找部队要求杀敌,作出这个决定是痛苦的、残酷的。惟有张自忠没有掉泪。

天擦黑的时候,,军法处长拿着张自忠的手令走进关押孙二勇的小屋。二勇站了起来。军法处长宣读手令。最后几句几乎是哽咽着念完的,倒是孙二勇显得令人意外地平静,立正、挺胸、动也不动,像尊雕塑。在他的戎马生涯中,他无数次这样受命。军法处长问:“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孙二勇毫不犹豫地说:“服从命令。”“那么随我来吧,去见军长。”“做什么?”“他请你吃饭。”

张自忠的屋里摆了一张圆桌,大碗菜、大碗酒摆了一桌。张自忠把几个高级将领都请来作陪。面对着比平时不知要好多少倍的菜肴,谁有胃口?饮酒,不如说是饮泪。所有的人都向孙而二勇劝酒,他来者不拒。菜盘和酒碗都要见底了,一个师长又提出那个问题:“有什么话要留下来?”

孙二勇站起来,脸红红的晃着头,呆滞的目光久久地停在张自忠身上。突然他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,他裸露的胸膛让人看了惊心动魄。伤痕斑斑,每一个伤痕都有一段流血的故事,每一个故事都清楚地记录着他冲锋陷阵的英勇和无畏。众人低下了头,不忍看。那残缺的胸膛在喊、在泣。只有张自忠不为所动,表情冷漠得近似冷酷。他端坐着,像一座难以撼动的山。他用手指着身边的一个师长:“站起来,解开衣服。”又一副爬满伤疤的胸膛。张自忠又指指另一位师长:“挽起你的衣袖!”两道深深的倒痕。张自忠又指向第三个人:“把你的衣裳脱下来。”伤痕、弹洞累累。军人面前,极目一片刀丛剑树,怎能不带伤。最后,张自忠哗啦一下撕开自己的军装。他的胸膛也有几处伤痕。他那宽阔的胸膛因为这些伤疤而显得不那么完美,又因为这些伤疤而更显得完美。这些伤疤是为国家、为民族留下的。

日出了,台儿庄的太阳又红又大,天边染着血,死刑在清晨执行。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奇特的死刑执行仪式了:在一个预先挖好的大坑边,战友们依次同二勇握手告别。张自忠也走过来与孙二勇紧紧地握手,说:“放心走吧,我会替你多杀几个鬼子!”

孙二勇向坑里走去。一具棺材在那里等他。他在棺材里躺下,闭上眼睛。远处有部队在列队。风儿递过来一阵歌声。

枪响了!这一枪是准确无误的。二勇的脸霎时变得红彤彤的。

张自忠大步离开刑场。副官紧跟着他将军的步伐有些踉跄,他突然用手捂住面孔,……。副官看见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涌了出来。

两田后,台儿庄战役结束,中国军队大胜。

 

张自忠1891-1940),字荩忱,山东临清市唐元村人,尽忠报国的抗日英雄。1911年考入天津法政学校,次年转入济南法政专科学校。1914年,他投笔从戎,历任排长、连长、营长、团长、旅长、师长、军长等职,并先后兼任察哈尔省主席、天津市市长和北平代市长。

张自忠将军在弥留之际留下的最后一句话:我力战而死,自问对国家、对民族、对长官可告无愧,良心平安!旋即拔佩剑自戕,一代名将张自忠壮烈殉国。在抗日最前线喜峰口、卢沟桥、台儿庄、十里长山到处有他的威武身影,他的大刀队使鬼子闻风丧胆。

  他的遗体从一个城镇通过,百姓们得知那具蒙着白布的尸体就是张自忠时,不约而同地拥到街道两旁,跪倒在地,失声痛哭。



  学习交流  更 多 >>
·回 眸
·赞党的八次“三中全会”…
·追梦
 
  照片栏   更 多 >>
 
 
0.19296407699585